中青林集团

水泥发泡机|喷涂机|喷湿机|混凝土泵

联系我们:155-8898-1103
快速进入:

太原   沈阳   资阳   阿勒泰   石家庄   遂宁   德阳   六安   北京   泸州   池州   衡阳   南充   临沧   济宁   黑河   鞍山   忻州   呼伦贝尔   呼和浩特   喷涂机   PP管材生产线设备   PE管材生产线设备   塑料异型材生产线   PP片材生产线设备   PE板材生产线设备   PVC管材生产线设备   混凝土泵   塑料压延机   矿用混凝土泵   PP板材生产线设备   塑料发泡机  

中国工程机械市场今年或将触底

     进入8月份,工程机械上市公司即将迎来半年报的密集披露期,在已经发布2016半年度业绩预告的公司中,中联重科预计亏损8亿-8.7亿元,徐工机械预计盈利1.2亿~1.4亿元,柳工机械预计盈利1000万~3000万元,山推股份预计盈利约1000万~1500万元;不过,三一重工暂未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   今年一季度,挖掘机销售数据的逆势反弹为沉寂已久的工程机械行业注入了新气象,行业处在复苏态势中的说法不绝于耳。但是,当4月挖掘机销售数据再现疲软时,大家才不得不承认,对于工程机械企业来说,下行压力尚未解除。   早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蔓延至全球,中国启动了4万亿的大规模刺激计划,基础设施及房地产的大规模投资带动了对工程机械的需求;接下来就是国内厂商纷纷扩大产能,并且在这一波投资浪潮中收获颇丰。   伴随大规模投资的退却,2011年底以来,曾经风光无限的工程机械行业开始了近五年时间的深度调整,产能过剩、库存积压、应收账款增加成为整个行业的通病,突出表现就是企业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双下降”。   一家国资背景的工程机械企业人士向笔者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工程机械市场保有量巨大,以装载机和挖掘机为例,其保有量已经分别达到170万台和140万台。   该人士向笔者提供的另一组数据则显示,由于下游的房地产新建项目增速减缓,目前社会保有的工程机械普遍面临开工率不足的问题,综合开工率仅在30%左右,按此计算,装载机及挖掘机开工的开工数量分别仅有几十万台,大量的工程机械仍处于停工状态。   “上半年的行情已经是最近五年来最好的了,”三一集团副总裁贺东东称,“今年前三个月市场有所回升,但是后三个月又出现了下滑,所以上半年与去年同期持平。”   “工程机械行业长期需求仍疲软。但是从2016年一季度的表现来看,已经出现企稳态势;但是由于前期工程机械信用销售规模扩张,一定程度上透支了未来需求,短期内企业的经营压力仍然很大。”一位从事工程机械债券研究的人士在经过调研后向笔者说道。   根据贺东东的判断,目前行业的下滑势头基本上已经被遏制,今年很有可能是工程机械市场触底的一年。   “从宏观层面看,并没有特别的因素来支撑工程机械反弹式增长,所以下滑势头止住之后,不太可能出现反弹,今后几年将维持一个相对平稳的态势。”贺东东说。   区别于前几年动辄20%、甚至30%以上的年增长率,工程机械市场进入了新常态,“可能要更多的考虑宏观经济等大环境因素,”他说,“特别要考虑到工程机械的主要下游领域房地产及基建投资的情况。”   数据显示,房地产投资在今年1月走出V型态势后开始趋缓,上半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同比名义增长6.1%,但是由于去库存仍然是房地产市场调控的主基调,房地产投资难以出现超预期增长。   另一方面,相比制造业投资低迷和房地产投资放缓,基础设施投资虽然增速迅猛,上半年同比增长20.9%,但由于受投资回报率和地方融资能力等因素制约,基础设施投资的长期对冲能力仍然难以为继。   贺东东认为,在宏观因素不支持市场反弹的情况下,工程机械企业更应该主动意识到,过去高速增长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即使出现反弹或者恢复性增长也是在常规增速框架下的。   工程机械行业的“新常态”令市场的所有参与者都感到压力。笔者获得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装载机、挖掘机需求分别为每年28万台、34万台,但是仅中国国内企业装载机及挖掘机的产量就已经分别超过50万台,行业供求矛盾突出。在某种程度上说,即使全球其他工程机械企业全部停产,中国的产能也是过剩的。   不过,即使在最坏的时候,工程机械仍然存在结构性机会。例如前几年,大型挖掘机行情掉得非常厉害,但是小型挖掘机相对好一些,原因就在于前者的下游集中在煤矿等采矿业,大宗原材料价格下跌煤矿开采回落;而后者受益于新农村建设、小型市政工程等的需求。   相对于国内市场的“小机会”,工程机械企业更愿意将目光瞄准国外的“大机会”。   “这几年,国内市场下滑很厉害,但是三一在海外的销售一直在增加,目前三一的海外销售收入占比已经达到44%左右。”贺东东表示,三一的重要战略就是国际化,之所以坚定的奉行国际化战略,是因为市场越是覆盖全球的,其产品抵抗单一区域风险的能力就越强。   数据显示,三一重工2011年海外营业收入为34.25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7.5%,2015年海外营业收入为100.3亿元,占比升至44.2%。   徐工机械和柳工机械也在扩大海外业务。徐工机械2011年海外营业收入为42.1亿元,占比13.4%,2015年这两项数字分别为31.5亿元和18.9%;柳工2011年海外营业收入21.1亿元,占比11.8%,2015这两项数字分别为21亿元和31.6%。   中联重科的中联重科数据则路径不同。2011年其海外营业收入为22.3亿元,占比4.87%,2015年这两项数字分别为25.5亿元和12.3%。显然,中联重科的发展更偏重于国内新业务的拓展,例如环境产业和农业机械。   在贺东东看来,海外市场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欧美发达国家市场已经比较成熟,该市场每年的销售额都很稳定,增量非常小,竞争格局基本确定,所以并不见得有很大的吸引力;相比而言,发展中国家则是一个增长很快的市场,但是企业面对的投资风险也非常高。三一的全球化必须是全面的布局,这样会形成风险对冲机制。”   举例来说,“金砖国家”巴西是国内工程机械海外投资的重要目标国之一,2012年,世界银行曾预测,未来巴西每年新增基础设施投资将达到200亿-360亿美元,将为工程机械带来巨大的机会。   不过,由于近两年巴西本国的政治因素导致经济社会动荡,巴西货币雷亚尔兑美元汇率持续走低,给众多工程机械企业带来惨重损失。一方面,原本建厂时是借款美元进行投资,由于雷亚尔贬值,需要更多的雷亚尔兑换成美元才能进行还款;另一方面,巴西本国经济疲软,对工程机械需求自然不佳。   目前,三一在美国、印度、德国、巴西等国设有研发机构和工厂,并在100余个国家进行销售。   “很多工程机械的龙头企业在积极做转型,例如三一、中联,预计今年除工程机械外的其他板块,例如环卫机械、风电机械及海外销售方面能够对企业收入及利润形成较好的支撑。”上述债券研究人士向笔者说道。